靈鷲山水陸法會
靈鷲山水陸法會
水陸法會經驗分享系列
07-09-2019

金剛心成就水月道場-阿榮師兄

您可知道,每年水陸,頭一個進場、最後一個離場的是哪個部門?從東門外的香爐、懸幡,到館內的富貴金佛、鎮壇將軍壇城,內壇大至大佛、小至拜墊,香積組米倉菜倉的管理、採購……等工作,這些都由哪個部門負責?
 
「總務,台語叫『總舞』,攏總愛舞。」阿榮師兄說︰「總務部做的是把整場水陸法會所有需要的物資調進會場,以及整場所有物品的定位、運輸,一切狀況的排除,物品的臨時採購、水電工程安排等。舉凡整場水陸所需吃的、用的,冷氣、水管、飲水機、木工、電話、網路……大大小小的事都是我們的事。」
 
從空盪盪到一切就緒
總務的工作,可以說最繁瑣,「大家沒看到巨蛋整個空盪盪的樣子。」一場水陸要運多少物資進巨蛋?一樓體育館大空間要用鋁隔隔成一個個小空間,要定位,總務要做測量、跟各單位做確認;有了鋁隔之後,一再追加冷氣,引進外部廠商合作,「必須給廠商正確的定位點。」定位點拉出來之後要拉管線、電源線,有冷氣就要拉水電,水電就必須要有發電機……這些工作的執行,溝通、協調、確認,都是總務;所有的木工,「包括貼牌位要架多高、舞台要怎麼弄……都需要總務去協調木工來做。」還有香積,小至要多少塊砧板,大至米倉菜倉的管理、採購……水陸期間每天有多少人吃飯?光教團的志工和工作人員就有超過兩千人,還有外部廠商、周遭居民、遊民等。
 
結界的這天傍晚,阿榮師兄難掩疲累神色,但仍然嘻嘻哈哈熱情十足,「今天凌晨結界時我上去控燈。」總務還要負責控燈?「我們合作的音響公司、燈光公司和巨蛋館方之間必須要有一個中間協調單位,就是總務部。」控完燈3點多下來,4點多在B1總務部辦公室鋪紙板睡覺,「6、7點要灑淨了,有人來叫,趕快起來去開燈;7點多法師打電話來︰今天內壇功德主要打便當,便當的運送是總務部的事。」另外像飲水機漏水、地上濕了,有人項鍊不慎掉進排水管……都找總務,「每年雖然情況大致相同,但也總有許多突發狀況。為了讓這場大法會裡每一個環節都能順順暢暢、舒舒服服,總務就是負責不斷排除各種狀況。」
 
 
覺察心,平靜心,耐煩心
對大多數人而言,水陸是8天7夜,對總務部工作人員而言,卻是近半年——「水陸前所有物資的盤點、行前規畫要花兩個多月;水陸結束後所有物品載回大統倉,整理好、歸位要三個月。」
 
若問水陸哪一天最辛苦?阿榮師兄想也不想地說︰「那當然是撤場。」進場有一週時間,撤場只有一天半;進場15噸貨車用28輛次,撤場要35~40輛次,「送聖那天下午整個就要退出體育館。」那天總務都會做到晚上12點半、1點,隔天早上7點到現場繼續做到撤完為止,最晚曾到晚上12點,第3天一大早再來運走一些怕損傷的物資(如古董家具),最後巡場,把場地如使用之前一樣地交還館方。「總舞」的工作簡直是馬不停蹄,「第3天我們在撤古董家具時電話已經響不停了,很多部門在問他們的物品在哪裡?……」
 
如此繁瑣、龐雜的工作,全靠總務部8名工作人員,實在令人佩服。阿榮師兄1995年就是教團義工團的一份子,2003年成為教團職工,同時也是願力委員,水陸大會總務工作一做十幾年,「在水陸這個場,我們要有一顆時時刻刻覺察的心,覺察每一個細節,了解每一個人所需要的是什麼,提供最好的服務。要耐煩,要有一顆平靜的心,否則事情太繁雜,常常火氣會上來。」阿榮師兄笑說︰「像我跟勤務部胡師兄為許多權責的界定問題就不知吵過N次了。」雖說是「吵」,但其實是一種溝通方式,彼此間感情還是很好。
 
「我們之所以常常被投訴,是因為投訴的人不了解我們,相對的,我們也不了解投訴者的苦。」阿榮師兄舉例說,有一位外壇香燈供品組的師姐每年都投訴說她們那一間的飲用水配水有問題,他去了解後才發現︰一來師姐年紀大了,抱不動那麼大一桶水,二來她們要一直燒開水提供法師熱毛巾等,配給她們的那台飲水機熱水效果不好,水不夠熱,師姐把熱水按出來之後,還要用電湯匙再加熱……「這就是我們提供給她的設備是不對的,造成她工作上的麻煩、不便,當然讓人埋怨。」了解情況之後,「其實只要給她一箱桶水就好,她用鍋把水接出來,電湯匙放下去,整鍋水加熱就很方便。」
 

不苦無法成就
「水陸法會是一個修行的平台。」有一年水陸法會才剛啟壇,阿榮師兄的父親就病危,「這是一個考驗。」他在巨蛋和三總加護病房之間來回奔波,直到法會結束、撤場完畢,幫父親辦出院,父親在家中彌留三天後在睡夢中往生。
 
總務的工作很繁瑣,阿榮師兄善於把「煩」轉化成幽默的方式去溝通、回饋,「我們是苦過來的。」從20歲時爸爸心肌梗塞起,家中重擔就落在他肩上,父母的身體狀況一直不好,妻子腎臟病變洗腎,女兒4個月時差點夭折,「6年前媽媽往生時,我只有30秒可以掉眼淚,因為接下來有很多後事要安排、處理……都經歷過了,還有什麼看不開的?」父親的後事也是他一手操持,「在修行面上來說,生、死都是功課。面對親人的離去,就是把心態調整好,好好送他/她走。」媽媽往生時,阿榮師兄在靈堂和法師有說有笑,目睹這一切的師兄師姐跟他說︰「你是我們所見過最樂觀的喪家,就像是在辦喜事。」
 
雖然幽默樂觀,但也難掩疲憊,「總務的工作辛苦、難做,會累,會怨,會有無力感……」為什麼能堅持這麼多年?「就像師父說的︰不苦無法成就。」阿榮師兄說︰「看著上師的背影,他比我們更累。」
 
走進東門外看見大香爐,「這個香爐之前借去山上用,回來之後落漆了,找廠商來修補,七催八請他就不來。」祈福當天下午廠商人還在外地趕不回來,怎麼辦?負責排除一切狀況的總務部阿榮師兄捲起袖子、自己動手噴漆修補,「這些地方都是補過的,看不出來吧?」阿榮師兄不無一絲得意地說︰「這都是小小的成就。」
 
看著這個多年辛勞付出的會場,「以前香積的場地是竹管加鐵皮搭起來的,很熱,進步到現在的帝王帳——最大的帳棚,防風雨力強,挑高也高,棚內溫度不會那麼高,而且大貨車可以直接開進來做進場、撤場。」用最少的人力,呈現水陸法會整個場布,總務部確是勞苦功高。
 
問阿榮師兄,做好總務工作的重要條件是什麼?「必須生起金剛心。對上師要有堅定不移的心,才能去貫徹。也就是在信、解、行、願當中,必須堅『信』上師、了『解』佛法,然後在實踐『行』的過程中把『願』力做出來。水陸法會這麼大一個水月道場,沒有願力是做不起來的。」





 

靈鷲山水陸法會